脑洞孵化器

这里是我用来孵化脑洞的地方……
没错,下面的就是我一个个美丽的可爱的小脑洞的~~~
因为是脑洞
所以它们会长成神马样子谁也不知道……

11~12 论<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和<天上掉馅饼了>【ABO】

架空现代AU

楼诚   荣许  台丽

澄清:

阿诚和一霖是双胞胎,当然长一张脸.

日月木娄和荣少是完全不同的,绝对不像!

明台小少爷是新时代好青年,不是纨绔子弟富二代啦!


各种OOC,各种BUG遍地

有任何错都是我的,与他们无关!

=+=+=+=+=+=+=+=+=+=+=+=+=+=+=+=+=+=+=+=

11

        一霖的身体好好坏坏,一拖就是一周,转眼就到了12月头上。这一周荣石天天到一霖面前报道,其实也没什么话,就是结结巴巴问问身体如何,想吃些什么之类的。荣石一天比一天尴尬紧张,一霖倒慢慢放松下来。

        一来荣石除了那第一次以后,永远把信息素收得好好的,一点儿压迫感都不给一霖。反而那天生的火热气息让自小体弱畏寒的一霖觉得温暖想要亲近。二来,一霖自小就对性格强硬的人多有钦羡,荣石又是如此出色的Alpha,一霖更是多了几分敬佩,也愿意多于荣石交谈。何况一想到不久后荣石荣意就要回承德去了,怕是再也不见,一霖更是分外珍惜这不多的时日。倒是荣石每次和一霖对话都会结结巴巴的,让一霖多生出一份怜惜来,好好一个Alpha怎么有个结巴的毛病呢?

        这天午后,又是例行荣石来看一霖的时间。一霖终于被医生获准可以下床走动走动,特地早早就请耿宇帮忙找件得体的衣服来换。这段日子都在床上,来回换的是两身精织细棉的浅色睡衣裤,有被子盖着也还算勉强。如今可以下床了,还穿着睡衣见荣石,一霖是说什么也不愿意的。只是想到自己的身份,请耿宇帮忙时又不免吞吞吐吐不好意思来的半天,一直说着只要是外衫就好,旧衣服也没什么关系。

        进门找人的荣意刚好听个正着,抿着嘴一个劲的笑,拉开了旁边衣柜的门。衣柜里整整齐齐挂着十几套衣服,各式T恤衬衫,牛仔西裤,一应俱全,最下面还摆着一排八双各种鞋子。

       “这……都是荣少的?”一霖小心的问,但看尺寸,荣少穿着不会小么?

       “怎么会是我哥的啊!”荣意顺手拿出两套举着,“这可是我哥特地给你准备的,看看,都是下过水去过浆的,保证舒服!”

       “给我?”一霖看看那一柜子衣服,虽说当年在家他也不止有一个衣柜,但这才不过一周,“这……这……这……”一霖想说多不合适啊,又担心折了人家一片好心。而且不知怎么的,听到荣意说这是荣石特地准备的,心里竟然有点儿窃喜,脑子里翻滚的都是怎么好好保存这些衣服。

        荣意只当一霖是当着自己一个姑娘的面害羞,把衣服递给耿宇:“快点儿帮一霖哥换了,我哥可快回来了!”

        原本还要推辞的一霖,等荣意真的出去关了门却纠结起到底穿哪一套更好。想着荣石总是穿着正装衬衫,或许喜欢正式点儿的衣服?又想到荣石虽然穿正装衬衫却从没好好扣过扣子,也许穿正装只是工作需要并非喜好?这么来来回回的纠结了半天,直到听到楼下的荣意喊着:“哥~你回来啦!”一霖才刚刚扣好一条浅色西裤的裤扣,当下就急了。慌慌张张的从散了一床的上衣里抓了一件就穿,越急扣子越是扣不上,好不容易扣了三四颗又发现错了位置,只能有胡乱的往下解,耿宇在一边实在看不过眼了,上手帮忙。

        于是,荣石推门就看到一霖站在床前和耿宇四只手一起解着胸前的衣扣,耿宇弯着腰,一霖显然被开门声吓到,扭头看过来眼圈都是红的……原本在楼下收敛得好好的信息素就这么炸开了。

       “耿宇!”荣石两三步就跨过去,一把挥开耿宇挡在一霖身前,信息素把一霖包个密密实实。一霖吓了一跳,一时不知道怎么了,只是模糊的觉得荣石是生气了,下意识的去抓荣石的手臂:“荣少……”

       “你别怕。没人能欺负你。”荣石头也不回,拍拍手臂上一霖的手,“我们荣家还是有规矩的,不留心思不正的人。”

       “哎?不是……荣少不是的。”一霖这才明白过来,扭头看看耿宇居然只是低头站着也不辩解更急了,“是我让耿宇帮我换衣服的,扣子扣错了,你又回来了,我着急才让耿宇帮我的。没人欺负我啊!”

        荣石这会儿也静下来一些,耿宇的为人他还是信的过的,扭头看看一霖果然还剩两颗错了位的扣子,再看床上摊着一床的衣裤,心下也知道是自己弄错了:“咳……耿宇啊,我……”

       “耿宇没事,大少爷要是没有吩咐,耿宇就出去了。”说完也不等荣石开口就低着头出去了。荣石自知理亏,一时叫住也不是,不叫也不是,只能一个劲的给荣意打眼色。荣意非常直白的冲自家哥哥翻了个白眼,追着耿宇也出了房间。一下子房间里就剩下两个人。

        一霖注意到自己还抓着荣石的手臂,赶快松了手,又想到自己这衣衫不整的样子,慌慌张张的背转身重新系扣子。荣石看着一霖转身伸手想拦,半截明白过来,你拦着人家整理衣服算怎么回事?

        等一霖整理好自己和荣石一起好好的坐在沙发上,荣石却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往那扣得好好的衣领上瞟,刚才惊鸿一瞥,光顾着恼了也没看真切,这会儿反而看着那颗扣子非常碍眼,怎么就那么结实呢?为什么不坏掉?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交代下去新衣服要下水洗过,所有衣扣都要好好加固这件事。

        一霖和荣石聊了几句,发现荣石一直在走神,眼睛还老瞟自己的领口,想着荣石估计是觉得自己连这点儿事儿也做不好,真是太没用,不觉就红了脸。荣石一个抬头发现一霖让自己看得耳朵都发红,惊觉自己又冒犯了,更是尴尬起来。

       “一……一霖,我……我们明天,就准……准备回承德了。”

       “明天就走?”一霖猛的抬头,脸上红色褪掉大半,“……啊,也对,已经被我耽搁这么久了。”

       “怎么就……就被你耽搁了呢?是我自……自己这边事情还没办好。”荣石想要去拉一霖的手被躲开,又僵硬的收回,原本想说些更亲近的话这会儿也都说不出来了。荣石正独自摸着戒指,不想突然被一霖握住了手。

        一霖原本的好心情被荣石要走全部都搅了,当下只觉得心口发闷,但终归人家要走也是应当应份的,自己如今也已经能下床了。盯着荣石的手看了半天,想着明天起大约就完全没机会了居然也壮起了胆子:“承德……冷吗?”

        荣石被一霖抓着手一时心神荡漾,半天才清醒过来。对了!忘记给一霖准备外出的衣服了,这承德可不比南方,入了冬,风都跟刀子似的。现在还来得及!心念到此,荣石已经站起来,三两步就走到门口:“索杰!备车!”刚迈了步又收回来,转身看一霖,“我……我去给你买……买几件冬装。你穿……穿得惯貂皮么?会……会不会太重?”

        一霖以为这是要送临别礼物:“这长江地区,哪儿用得着皮草,有件大衣扛扛,冬天就过去了。再说,您已经给我置办了那么多衣服,够穿好一阵了。”

       “那些又不带走!”荣石琢磨着,买来的总归不合身,现在这件上衣就明显大了,回去还是都重新做吧,鞋子还是要带几双,现做恐怕来不及。

        原来不能带走的,一霖垂了眼眉,想着自己还是太自以为是了,人家置办的衣服给你穿也就穿了,你还琢磨着带走?荣石闻着原本微甜的信息素味道居然开始有点儿泛苦,再看看一霖的样子总算发现有什么不对头了。

       “衣……衣服你要是喜欢,就都带……带着。但是承德冬……冬天冷,这些也……也穿不上的。我……我一会儿给你买点儿厚……厚实的。等……等回了承德,再……再给你做。”

       一霖睁大了眼睛:“我也去承德?”

       “为……为什么不去?!”荣石一怔,坏了!自己居然完全忘了要问对方同不同意,可是这现在让荣石收回说出去的话是万万不能的!正好索杰上到楼梯口,示意车子已经备好。“反正……明天一起走!”荣石硬邦邦的扔下一句几乎是落荒而逃。

        索杰瞟了一眼屋子里眼睛亮得要滴水的一霖,再看看难得狼狈不堪的荣石,无奈的摇摇头。还以为自己只要操心大小姐和小少爷就行了,没想到这个大少爷居然是最不省心的。

        

12

        汪家办了场漂亮的聚会,当地名流都请到了,连当天晚上就要回承德的荣石也没落下。请柬早在十天前就发出了,这时间掐得极准,明镜前脚上飞机,请柬后脚送到。

        明楼出席任何场合都是要带着明诚的,这简直已经是不成文的规矩了。只是这次明诚显然心情不佳,没有往日对明楼的周到,只是不得不做的样子,颇为敷衍。荣石端着酒杯远远的看,明楼一进门,大衣一递就投身大亨商贾之中,留明诚一个如同下人般站在边角里。

       “这明家兄弟的关系这么不好?”荣石接着喝酒压低声音和索杰说

       “应该不会,或许只是今天?”索杰也低声回应,这和资料上查到的相去甚远。

       “反正我不喜欢明楼。”荣石又喝了一口,“跟这里的天气一样,阴冷阴冷的。”索杰没接口,在心里暗笑,自家大少爷从来未逢敌手,这次也算是踢到铁板了。

        荣石不知道索杰的心思,目光流连在明诚身上。看身高大约差不了多少,不过一霖太单薄气势上显得矮些,倒是一样的细腰长腿圆眼睛翘下巴,妥妥的一对兄弟。明诚是扎眼的,即使站在边角还是吸引了不少男女的目光,只是没人引荐他,大多数人都保持观望的态度。但荣石还是觉得一霖看着更舒服些。

        如果说之前有人跟荣石说什么一见钟情之类,荣石只会嗤笑,一见钟情?怎么不说是动物本能啊?可是见了一霖之后,荣石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近乎泛滥的心疼和思念。对于被信息素牵着鼻子走荣石非常的鄙视自己,他也给自己开解过,这不过是信息素相互吸引,冷静下来就好了。可结果却愈演愈烈,他越是想着多接触接触,了解了知道不合适就会淡下来,却越了解越想保护下去,甚至偶尔动了干脆把一霖藏起来的念头。于是干脆也就看开了,动物本能就本能吧!爷我喜欢了,只要一霖他愿意,我看谁敢拦着不成?!

        只是这明诚和一霖之间的关系几乎是昭然若揭,却总差那么一点儿确凿的证据。要不要挑明?要不要给明诚些暗示?荣石看着终于有个年轻的小姐走过去主动找明诚搭话,还没说两句明楼就扭头过来冲着明诚示意,明诚保持着微笑走过去给明楼添了酒,站在明楼身侧,但隐隐的总有些勉强的感觉。

        荣石眯起眼睛来,想起那个据说想买一霖的富豪。索杰去查的时候只查到市内线索就断了,断得干净利落,剩下这么一大片嫌疑人正好塞满这个屋子。但荣石自己心里是有计较的,那么多觊觎明诚的人,看中的可都包括这明诚在明氏的位置,绝不单单只是一个Omega而已。这样一来,买一个替身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而这屋子里,会单纯只想要明诚身体却不需要考虑其他问题的也只有……

        明楼似是意有所感的转头过来,和荣石目光交错,刹那间如刀锋相错,极快的两人目光又错开,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畜生!肖想自己的弟弟就算了,还做出那么龌龊的事情来!

        土匪!你个土财主,还要盯着我家阿诚看多久?

        汪家主人站出来,拉着明楼一阵寒暄,明楼恭敬的笑容让荣石的表情更冷。汪家是出了名的只有脸是干净的,没想到这明楼竟然还会叫汪芙蕖一声老师。继而汪芙蕖又拉出那个汪家的表少爷汪满春,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只是一双眼睛透着下作和猥琐。荣石离得远,听不真切,只在汪芙蕖提高了声音时听到什么我们两家本来就是世交,满春也算是和阿诚一起长起来的,要不是你大姐拦着,早就……

       “早就什么啊!”一个女声突兀的穿过整个大厅,“要不是我拦着,怕是我们阿诚早就被你汪家圈养了吧!”

       “明女王驾到。”索杰小声说,荣石认真的打量了一下不曾谋面的明镜,不得不承认,衬得上女王二字。

       “大姐!”“大姐。”明楼和明诚立刻快步走过去,恭敬的站在一边。明镜扭过头睨着明楼:“收到请帖多久了啊?”

        明楼低头:“十天……”

       “啪!”的一声,明镜的巴掌生生打断了明楼的话。

       “大姐……”“你给我闭嘴!”

        明诚刚喊了一声就被明镜又瞪了回去。

       “我要是没回来,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把明氏卖了啊?”

       “大侄女啊……”汪芙蕖想出来打个圆场,又被明镜走进几步一番抢白:“汪叔父。先不说这聚会单挑我出国的时候开,单是你这聚会弄了这么一屋子的Alpha来,要欺负我家阿城一个Omega么?我们明家有训,三代不与汪家结亲结盟结友邻,只要我明镜还在,你们汪家就死了这条心吧。”

       “阿诚算什么你们明家人!不过一个明家的下人Omega,我看你护着个下人能护多……”汪满春情急之下口不择言。

       “汪满春!”明楼突然发难,松木的味道如同森林雪崩,沉重的松香味混合着湿气把整个大厅压得的连喘气都难。

       “哼。”明镜冷笑,“别人我不知道,但明家人我最了解。你今天要是敢动阿诚一根汗毛,你看看我家明楼会不会让你活到明天早上!”

        明镜脚下高跟鞋一拧,往大门就走,路过明楼时停了停:“今晚回家,不然明天你就别姓明了,改姓汪吧!”

       “明楼不敢。”

       “那是最好!”

       “大姐,我送您……”明诚赶上一步

       “你啊!”明镜皱了皱眉,“就知道听你大哥的!”

        

        明诚陪着明镜离开,一番风波过,本就各怀鬼胎的人很快有杯光斛影的聊起来,只当这只是个不足道的小插曲。荣石呡着杯子里的酒,有趣,这明家大姐真是不简单啊,而这明楼,越来越看不懂了。不过算了,那是他们明家的事,荣家今晚就回承德去了,护着一霖离这里越远越好。反正一霖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个弟弟,永远不知道也没什么关系。

        

tbc…

=+=+=+=+=+=+=+=+=+=+=+=+=+=+=+=+=+=

只能写出两节了……

下一节荣石和一霖就在承德了

楼诚这对真是太难控制了……

完全没有荣许来的容易啊啊!!

而且我真的是苏荣少苏的不行……偏心的太明显了!捂脸!

我实在是想写大姐发飙,镇压全场,(还有大哥挨打~)

所以就抄袭了原著的这段……红果果的抄袭,太丢人了!可是我自己写不出啊……

作为同人的好处就是

这么写也能撑着张大脸发出来( ̄ε(# ̄)☆╰╮( ̄▽ ̄///)

所以,请小伙伴们自己脑补气场全看护阿诚的大姐吧!

最后,习惯性求吐槽,求校对~

评论 ( 22 )
热度 ( 103 )

© 脑洞孵化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