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孵化器

这里是我用来孵化脑洞的地方……
没错,下面的就是我一个个美丽的可爱的小脑洞的~~~
因为是脑洞
所以它们会长成神马样子谁也不知道……

鸭子和馅饼系列番外 之 圣诞的咖啡馆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

你们要的圣诞那天的扩写……

其实你们不说我也会写的……

这个脑洞我开了好久了……


=+=+=+=+=+=+=+=+=+=+=+=+=+=+=+


        圣诞前夜这天,荣石一大早就必须赶关似的办事,晚上的晚宴原本就是为了犒劳兄弟伙计的,自然不能在让兄弟们太辛苦。但就算这样,荣石还是反复确认许一霖喷了明家香闻着只像个Beta,又跟荣意说了好几次不许把人累着,最后还是不放心,多叫了好几个脑子灵活样子干净的兄弟给耿宇调配。直到索杰催到第三次,才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荣意觉得哥哥只是重视过度,自家的咖啡馆能有什么事?难不成还有人敢在荣家的地头上闹事?结果谁想到,还就真有不开眼的,

        那女人尖酸刻薄的开口时,荣意正想着帮眼前这个快把自己涂成花猫的少女擦干净脸。摆明了就是女孩子没用过胭脂,一下子下手太重闹了笑话,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让这女人傲慢的说着什么胭脂这东西就是这么土,谁涂谁土,而且还保不齐用的是什么奇怪虫子做的,哪有欧美大牌来的好啊之类,荣意哪儿听的下去?当下翻脸,一众女子分成了两派争吵起来,结果那女人居然是个弱Alpha,放了信息素出来压人,动手要掀胭脂盘。荣意去拦反被捉住手腕拍在吧台上,耿宇吼了一声,眼看就要强行清场。

        许一霖原本在二楼喝茶,听着楼下原本的嗡嗡声多了些突兀,觉得奇怪就走到门口开了条缝细听。虽然听不真切,但还是听明白了大概。虽然有耿宇和兄弟们在,绝不会让荣意吃亏,可毕竟是做生意,容易咖啡馆又是荣家的脸面,这要真为了自己的胭脂闹起来,不知道要给荣石添多少麻烦。荣意一个Omega又是女孩子,万一有个磕碰,荣石得多心疼?许一霖来回想了几圈,觉得自己怎么也比荣意多见这闹事找茬的,总不至于把事情做得太难看。关键是真要是闹大了,也可以推到自己身上来,不至于牵扯荣家。这么想着,整了整衣服,往楼梯走过去。

        “怎么了这是?”楼梯尽头响起淡淡一句,引得一楼所有人都抬头看过去。
         一霖本不是什么气场强的人,今天又只穿了舒服的浅色衣裤,若是换个地方恐怕要被当成谁家放假的大学生。但偏偏他这么一从二楼走下来,整个咖啡厅的员工都登时肃立,耿宇更是小跑了几步去护最后几阶台阶,连刚刚还立眉瞪目的荣意都改了脸色。突兀得要命,又让人忌惮着不敢造次。

       荣意吸吸鼻子,没闻见半点儿桂香,只有些模糊不清的植物清香,暗叹这明家香果然是有独到之处。但是这一霖哥大概自己是不知道,他这么施施然走出来,下面一群低头伏小的兄弟,怎么看都是当家人的风范。可惜了大哥不在场……哎哎,不对!一霖哥怎么出来了?万一打起来伤到了,大哥不得活劈了我?

       “这是闹什么呢?我在楼上都嫌吵了。”一霖想着荣石平日的做派,架子端得十足,慢慢踱了几步走到大厅正中才想起因为活动,沙发都撤掉了。刚一停步,小五已经把椅子摆好,还垫上厚实的一层锦垫。一霖暗惊了一场才稳稳坐下。外人看来却像是故意为之,就是要坐在这场子的正中。

       “一霖哥,有人说你调的胭脂是村货,美人也涂成村姑了!”荣意抓着一霖的手臂,调子里都是撒娇。

       “现如今整个地球都是地球村了,有谁不想当村姑,可以移民火星嘛~”一霖边说边笑,神态自然从容,像是在说个寻常笑话,引得围观的女子也不禁跟着笑起来。边说着,一霖一伸手,耿宇赶忙送上整盘各色胭脂。像是随手拿了两盒,一霖各挑出一点儿,在手背上混合:“这胭脂讲究的就是环肥燕瘦因人而异,和欧美那些个什么爆街款所有人都用,是不值当一比的。其实现在欧美唇膏的色号也越来越多了,只是大多还是适合欧美白种人。”说着目光一转,“这位客人,要不要试试我刚调的颜色?”

        众人这才又想起刚才的风暴核心,目光都聚集过去。那姑娘已经把脸上嘴上的红色自己抹干净了,之前被奚落狠了神情落寞,这会儿看着怎么都像只塞在天鹅堆里的丑小鸭。被众人注视更加羞怯,眼圈都红了。
         一霖走近前去,牵了红衣姑娘的手引到椅子旁坐下。女孩子本就较小,这一坐更是矮了许一霖一大截,就见许一霖竟然单膝跪了下来,指尖沾着手臂上的桃红轻轻点在红衣姑娘的唇上:“客人肤色这么好,原本就不应该再用那些太老的颜色。”说着又将仅剩的一点斜擦在那姑娘两颊,并起两三那指轻柔的晕开,“都说三分貌七分妆,客人已经是七分貌,哪用得着七分妆?”

        刚刚还像丑小鸭一样的女孩子此时端坐在雕花椅上,红裙摊开,唇润水光,双颊像是从内力泛出的红晕,连还红着的眼圈都显出楚楚之情让人怜。许一霖单膝跪在一侧,一身浅白,衬着真诚的双眼和笑容,轻执女孩的手。分明一副公主落难骑士解救图,那真是画面太美,让人无法直视。围观的女子纷纷找手机想要拍照,却发现谁都没能举起来,这才想起手机都锁在门口那精致的玻璃柜里了,扼腕不已。

        “哎呀,一霖哥,我也要!”荣意走过来,状似撒娇,不露痕迹的赶快把许一霖拉起来,这膝盖要是跪出个好歹,我可担不起。

       “你那嘴上是什么?”许一霖从托盘里挑出被试色最多的那盒塞到荣意手里,“我给你调了两天呢!”

        这是众女子算是都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那个神秘的给荣家大小姐做出独有颜色的调红师。原本抽奖能抽到的单独调红如果是这个人来调的话……荣意突然觉得,这屋子里的甜腻腻的Omega味道是不是变重了?

        许一霖倒是没什么感觉,一来他这么多年做Beta习惯了,胭脂坊本来就是小姐姑娘们聚集的地方,各种Omega信息素对他来说反而是常态;二来虽说这事态似乎是稳下来了,但他知道这种闹事多半是有预谋的,如果店家不能坚持到底再生变数,更是不可挽回。心里想着,目光就在众人身上扫过,只是在楼上只听得下面各种细声高叫,这会儿光看人怎么看得出是谁?

       “不如这样吧。”许一霖转身走进吧台,今天吧台上除了一台最大的咖啡机就只剩摆的高低错落的各色胭脂,“既然各位客人今天来了,我就给大家都多少调个颜色出来。只是时间紧,只能粗调。”说话间,耿宇已经让兄弟们摆出不少椅子小桌,小五这不咖啡豆倒入研磨机,细碎的声音搭配着香味慢慢飘出。

        众女子自恃都是名媛淑女,那肯做排队等待这种事?但来都来了,怎么甘心放过一款自己独有的颜色?这有咖啡点心,谈着天说说话,时间也就过去了,面子里子一应俱全,何乐而不为?

        也不知道是许一霖样子长得太好,还是这调红的技术太高,平日里矜持的小姐们眼下都不介意许一霖直接用手指沾了胭脂点上来,一个个拿了自己的小盒子欢欢喜喜,临走还恋恋不舍。

        趁着台子上补充胭脂的功夫,荣意偷偷扯了扯许一霖的袖口,“一霖哥,会不会累?”刚刚看着人不多,但忽略了消息是会传出去的,这有进有出,眼看半个多小时了,人一点儿没见少。许一霖笑笑,低头却看到荣意手腕上红了一圈,立刻抓起荣意的手细看:“怎么弄的?早上不还好好的?”

       “哦,刚才起了点争执。”荣意倒是不挂心,别让她一霖哥累着更要紧。

       “争执得动了手?”许一霖扭头去看耿宇。见耿宇眼神一转,指向吧台边坐着的快要轮到了一个高个女人。女人也发现了许一霖看过来的目光,刚刚还嚣张的说什么这胭脂是乡村货,这会儿巴巴的等了半个多小时排队,女人也有几分尴尬。但终究还是不肯低头的,不是说顾客都是上帝么?扭了扭脖子颇傲慢的说着:“不过是一点儿误会罢了。”

       “误会?”许一霖突然提高了声音,引得咖啡厅里刚刚还在闲聊的女子都看过来,“什么样的误会能把人伤成这样?!”女人把目光转向荣意的手腕,也是吓了一跳。说起来,荣意的肤质是天生的,稍微磕碰就会发红发青。小时候第一天去学琴,被老师用小棒敲了一下,小手肿了一夜,荣石差点没掀了整个琴房。如今随着长大,好了不少,但还是非常容易就会红肿起来。这外来的女人当然不知道,只惊心自己当时并没有使多大的力啊?

        原本在吧台附近的其他女子感觉到了低气压都远远躲开,一时间只剩寒着一张脸的许一霖冷冷的看着那女人。

       “原本,这是荣家的生意,我不好管。”许一霖抽了旁边的纸巾轻轻擦去手背指腹上的红,“但,既然荣大小姐叫我一声哥,我就拿她当妹妹看。容不得被旁人欺负!”

       “都说了只是误会,难不成,你能把我怎样?”女人嗤笑了一声,反而压低身体趴在吧台上,一股奇怪的绣球花香漫出来。荣意瞪大了眼睛,这个女Alpha居然还敢放信息素压人?!荣意刚想拍桌子,被许一霖按住了手背。

        “我只是个借住在荣家的匠人,当然没这个本事。”许一霖一笑,像春水融冰,对面的女人以为他示弱,更是得意,手往前一伸:“不如你跟我回去,慢慢帮我调颜色啊~”

        这次不仅是荣意,连耿宇都压不住往前迈了一步。许一霖却笑得更开了:“可我就是看不得有人欺负我妹妹。但既然我又不能拿你如何……你的生意,我不做,总可以吧?”

        女人得意的表情僵硬在脸上,一个女Alpha被一个男Beta当面拒绝不仅是打脸,还打得极其响亮。

       “你居然敢……”

       “这位客人。”耿宇站到女人身侧打断了她的话,面上恭敬,语气却不善,“请吧。”

       “你……你们……”女人抖着手指人

       “送客!”荣意提高了调子,一种兄弟齐声应和:“客人,请!”

        女人脸色从白转红,由红变青,最后咬牙切齿的扔下一句“你们等着!”愤愤离去。

        荣意看女人走出去,哼了哼,小声念叨:“行啊,我等着,看你还敢来!”

        许一霖的注意力倒都在荣意的手腕上,翻过来掉过去看了又看:“还是早点儿回家上药吧,女孩子要是留下什么印子就不好了。”荣意刚要说没事的,又想起这是个收工的好借口,当下装作痛得不行。许一霖果然立刻就决定和荣意马上回家,收尾工作全丢给了耿宇。

        等坐上了车子,荣意实在绷不住笑出声来:“一霖哥,我没事。从小到大都这样的,明天自然就消了。”

       “那也还是上些药比较好。你大哥会心疼的。”

       “哎?原来不是担心我,是担心我哥心疼啊。”荣意挤兑着,看许一霖红了脸,“说起来,一霖哥啊,你今天好威风啊。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能震场面,我好崇拜你啊!”

         许一霖给说得更是脸要烧起来了,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干脆扭了头不看荣意,只留下荣意一路上嘿嘿嘿呵呵呵的笑。

=+=+=+=+=+=+=+=+=+=+=+=+=+=+=+

所以,

圣诞节那天就是这样哒!

我们许一霖,许大少爷那也是见过世面哒!


评论 ( 20 )
热度 ( 57 )

© 脑洞孵化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