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孵化器

这里是我用来孵化脑洞的地方……
没错,下面的就是我一个个美丽的可爱的小脑洞的~~~
因为是脑洞
所以它们会长成神马样子谁也不知道……

31~33论<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和<天上掉馅饼了>【ABO】

架空现代AU

荣许  楼诚  台丽  风镜


预警!没有糖!没有糖!没有糖!

我不收刀片!不收刀片!不收刀片!

=+=+=+=+=+=+=+=+=+=+=+=+=+=+=+=


31

        难得的,许一霖是在荣石的怀里醒来的。荣石习惯早起,有时晨练,有时为工作。虽然每次荣石都会掐着许一霖差不多该起的点儿又爬会床上去,但许一霖一旦离了荣石就睡不踏实,中间其实早醒过几次。所以能在荣石怀里醒来的日子,许一霖都是很珍惜的,一般都是小心翼翼的挪动,找好角度好好的把荣石看个够。

        荣石是的确长得好,东西通吃的那种,深刻立体的轮廓又偏偏配上东方风趣的眼目。在许一霖看来,荣石这脸就根本没缺点,唯一的问题是他总是皱着眉抿着嘴,要是能多笑笑,绝对迷死每一个见过他的人。最近许一霖又觉得,荣石不笑也挺好的,笑多了被别人盯上了,万一要跟自己抢,自己是怎么抢得过?!关于荣石是怎么看上自己的这一点,到目前为止,许一霖没想明白过。自己虽然是Omega,但显然太过瘦弱不利于生养,又是男性,样子长得也不妩媚精巧,声音沉闷,偏偏性格还软弱。对内无法赏心悦目,对外没有丝毫助益……荣石到底看上他什么?他唯一确定的只有荣石现在是真的喜欢自己,至于起因或者说理由,许一霖拒绝深究。他有点儿怕真的像某些小报写的那样,是因为追求明诚而不得。他也有点儿怕像另外某些杂志描述的那样是因为单纯的Alpha被Omega吸引。在这方面,许一霖承认自己的懦弱,如果深究有那么一丁点儿可能失去荣石,那他宁可一辈子都不去考虑,只要让他能偶尔这么安静的看着荣石的睡脸,他已经很满足了。

        【荣石,我爱你。】许一霖无声的说,只要在荣石怀里醒来,许一霖就会这样无声的说一次。就是这么毫无意义的事情,许一霖却每次都生出一种隐秘的幸福感。再多一次,再多一次,最好多到世界末日。

        “一霖……”荣石似是呓语,荣石从不呓语,至少许一霖从没听过。果然,紧接着荣石就睁开了眼睛,“醒了也不要扭来扭去,你这样是今天不打算去明家了?嗯?”说着,手已经罩上许一霖全身最有肉的地方,揉捏着还往自己身上按。许一霖吓得连连摇头:“荣石,荣石,你别……我和阿诚约好了的……嗯……”被荣石吻住舔着嘴唇,就立刻乖乖打开牙齿的防线,三秒钟以后已经溃不成军。

        但最后并没有什么缠绵旖旎的早晨。一来许一霖和明诚有约在先,二来荣石自己还有一堆公事扔着没做,是的,他本来昨晚应该加班。而且不仅如此,由于荣石故意放纵自己晚起,他最终连亲自送许一霖去明家的机会都没捞着,只能看着耿宇载着许一霖开向相反的方向。

        

        明台一看许一霖的装扮吓了一跳:“今天怎么穿得这么……户外?”明台咽了一下,生生把野外生存四个字吞了回去。

       “额……荣石说直升机上风大……”许一霖也有点儿囧,谁想到早上荣石会直接拿出全新的一堆衣服给自己啊,这还是他强烈反对拒绝加荣意帮忙才简化了的。

        明诚也睁大了眼睛,忍住了,明台就没那么厚道直接笑出来。

       “明台,阿诚哥,座位我订好了,山顶最棒的风景桌……”曼丽手机还举着,也那么卡在许一霖面前。许一霖看看都是一身西装的明诚明台,再看看穿着刺绣旗袍的曼丽,这会儿真是耳朵都红了:“……那,那要不然我回去换一身?”

       “时间来不及了吧?”明台看看表,“咱们路上还得开一会儿呢。”

        明诚也颇为难,航空管制的时间是预约的,再改期,恐怕今天的计划就都要改。可是许一霖现在的装束,怕是酒店大门都进不去。

       “你们都聚在门口做什么呀?明台,你不是去接一霖了吗?……哟!这一霖啊?”明镜从屋里出来,话说完了才发现原来门口站的这个就是许一霖,“这……你们中午不是订了山顶的位子?”

       “是啊!”明台冲明镜耸耸肩,“我们正发愁这怎么办呢。”

       “换阿诚的不就行了?”明镜理所当然的说,“我们明家的衣帽间是贴墙上的吗?西装衬人,你俩身高又一样,肯定没问题!”

        明诚最后选了件修身款的三件套,里面又给许一霖找了件贴身的内衬,穿起来居然也真的差不了多少。明台看着眼前像是阿诚哥×2的效果,玩心大起,愣是从衣柜里把另一间深蓝色长大衣也找了出来让许一霖穿。明诚和许一霖一起走下来时,在大厅等着的曼丽抬头看了半天,大眼睛左转右转才挤出一句:“哪个是阿诚哥?”明台高呼成功,完全是恶作剧得逞后的欢乐。

       “嗯,不错。”明镜颇欣赏,“这才是双胞胎该有的样子!不靠味道还真才分不出了。”

       明台吸吸鼻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窜回楼上:“都别动!等我一下!”转头拿下来一瓶没有包装的香水,没头没脑的往两个人身上喷。

       “明台!你闹什么呢!”明诚一边躲一边问,马上就发现,自己的鼻子不管用了?怎么许一霖闻起来没什么味道了?许一霖也正努力的抽吸着鼻子。

       “研发部最新产品!Omega防骚扰喷雾,专为外出工作的Omega研发的!”明台举了举手里的小瓶子,“大姐!快来!闻闻看,这回一模一样了吧!” 真没差了,全变成了淡淡的茉莉香味。明台喜上眉梢,正要邀功,就见明镜挑着眉看自己:“不过明台啊,你什么时候有空去研发部了?”

       “啊?哎?……啊!时间来不及了!我们快走吧!”明台一手拉着明诚,一手拉着许一霖就往外逃,“航空管制很严格哒,大姐,我们先走啦!”明台一路逃窜,直到车子开出了明家院门才松下一口气来:“好险好险!”

       “自作孽不可活!你等着晚上回去大姐审你吧!”明诚落井下石,转头又给许一霖解释,“明氏研发部全体都是Omega,那里有存储着大量各种药剂。所以自从明台分化了,大姐就禁止明台去研发部了。”许一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也没打算深究的样子,手上的乘机观光指南似乎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明诚抬头看看前座,开车的明台正和副驾位上的曼丽聊得开心。曼丽今天把一头长发都盘在了脑后,露着白皙的颈项。明诚极快的皱了皱眉,才又把注意力拉回到和许一霖讨论观光指南上。

        

32

        许一霖其实并不恐高,他以前只是对飞机这种交通工具陌生罢了。明诚预先准备充足,今天天气极好。明台为了在曼丽面前显摆显摆,亲自坐上了驾驶位,倒也飞得一路平稳顺畅。直升机降落在酒店顶层的停机坪时许一霖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明诚和明台一道去办交换手续,曼丽挽着许一霖先一步乘电梯下了楼。

       “这次的飞行时间我记在谁头上啊?”一身工作服的青年叼着根烟,吊儿郎当的翻出厚厚的记录簿。

       “当然是我啊!”明台靠过去,身后的明诚正接起电话,和明台打了个收拾走到室外去接。明台这边刚签完字,正准备多聊几句,看看能不能套出些私人飞行组织的小情报,自己的手机也响了。

        明台笑着接通电话,脸色却瞬间变了,急匆匆往外跑却见明诚正往里走。

       “汪满春可能逃了!”

       “一霖哥不见了!”

         

        许一霖垂着头再次醒来,其实如果是不因为被牢牢捆在椅子上,他现在大概是会瘫倒在地上的。对面的男人还在不停的说着,可许一霖却连动一动手指都不能。寒冷,疼痛,许一霖甚至好几次觉得自己已经沉入了家乡的湖底,之前一切的种种,荣石,明诚,幸福,温暖,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死前的幻觉。

       “……他们以为这样就能玩儿死我?明家休想!”这个满身臭味的男人无论是许一霖清醒与否都在这样不停的说着,“敢这么对我,我就要一百倍的奉还!我要明楼痛不欲生!哈哈哈哈!你看着我!!”

       “呜!”下颌被粗暴的抓住抬起,许一霖被迫面对着这张曾经陌生,如今已成梦魇的狰狞面孔。

       “阿诚。”狰狞的面孔融化成扭曲的迷恋,“你都不知道你有多漂亮……”恶臭的嘴唇印在许一霖的脸颊上,脖颈上,锁骨上,粗糙的双手胡乱的扯着许一霖的衣服……恐惧,许一霖无法抑制的颤栗,他知道接下来将要迎来的是暴打。果然,男人突然嚎叫:“他们废了我!他们居然敢废了我!!”拳头雨点儿般砸下来,而许一霖连躲避都不能,本已青紫的伤痕上又添上了新的伤痕。

        等男人终于打累了,他摇摇晃晃的走开,从地上的箱子里小心的掏出了什么,走回来举着给许一霖看:“阿诚,你看,你看这是什么?”许一霖茫然的看着男人手里的注满浅蓝色液体的注射针管,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明白,那东西绝对是危险的,本能的往后躲避。

       “别怕,别怕!”男人抓住许一霖的后颈,抚摸后颈柔软的腺体,“只要明楼乖乖听话,我就不会这么对你。你会是我的……我的……”手机突然响起,男人慢慢放开许一霖拿起手机:“喂?你决定了?……证据?”男人把摄像头转向许一霖。

        不,许一霖扭头躲避,不要,会被荣石看到,不要……剧烈的挣扎让金属椅子发出刺耳的噪音。

       “安静点儿!”男人一巴掌甩过来,椅子翻到,许一霖重重摔在地上,剧烈的撞击把他又一次拖进了黑暗里。


         这一次,许一霖是在剧痛中醒来的,头发被拉扯着。许一霖呻吟着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居然是阳光。

       “来吧,明楼!!”刺耳的男人的叫嚣声,“是你把自己废了,还是我给你的阿诚注射别人的信息素?你自己选吧!”

        许一霖终于适应了刺目的光亮,对面的楼顶平台上,明楼和明台并排而立,而明楼的手上正拿着一只粉红色液体的注射剂。明楼像是犹豫了一下,笑了笑,手指一松,粉红色在地面上溅起一小滩水渍。

       “你看!你看!!”男人贴近许一霖的耳朵,“你看明楼他不是真心对你的,你只能是我……啊!!”男人骤然哀嚎。注射针从手里掉落,如果那血肉模糊的还能叫做手,紧接着血花在他右膝上绽开。男人抱住许一霖向右转身,左膝又被打中,许一霖被他推在地上。男人向身后的门口爬去又被射穿了一边肩膀。直升机突至,明诚从软梯上跃下,把许一霖抱在怀里。


        许一霖觉得自己听到了混合着警报的呼唤,恍惚中似乎看得到了荣石,他想抬手,却没有力气,周围的声音在耳朵里越发的模糊。好热,好冷,血管好像流淌着滚烫的冰,他能闻到荣石的气息,他想要靠近,可是越靠近身体就越痛苦:“疼……荣石……好疼……”

        荣石恐惧而慌乱,他已经想不起之前的愤怒,也想不起子弹出膛时的感觉,他只剩下满溢的恐慌。明诚敏感的闻到不寻常的味道,急切而认真的检查了许一霖的双臂,只有击打性伤痕……突然,明诚想到了什么,一把拨开许一霖后颈的发,一个暗红色的针孔。

       “混蛋!”明诚咬了咬牙,拉开救护车上的格挡小窗,“明台,改道去第一医院!那混蛋给许一霖打了药!”

        明诚担心的转头去看一直抱着许一霖的荣石,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33

        “现在只能初步确定患者是被直接体外注射了Alpha信息素。”已过中年的女性医生表情无奈,“我们还需要从患者的血液中提取Alpha信息素有效片段,才能再对Alpha信息素对应的基因配型进行分析。可这需要时间啊。”

        “大哥,荣先生。”明诚从外面走进来,“问不出来。我觉得汪满春已经疯了。明台留下说再试试,但是我觉得……希望不大。”

        明楼思索了一下,转头看向荣石:“我们找到源头的几率不大,即使找到了……还是再想别的办法吧。”

        医生们关起门来会诊。

       一个年过半百的Beta医生站起来:“我认为采取抑制剂注射是目前比较好的方式。每隔一段时间注射一次,至少可以维持半年以上。”

       “这只是理论上的,而且治标不治本。再说了这种被从腺体直接注射了高纯度信息素的Omega处于一种半标记状态,其对完全标记的渴望会越来越严重,没人知道其发展速度会是怎样的。”一个年轻的Alpha医生反驳

       “可是有这段时间就足够我们分析出Alpha的基因配型并找出对应的Alpha啊。”又一个Beta医生说。

       “真是一群Beta!”Alpha医生嗤笑一声,“且不说基因配型后能否找到对应的人。你们觉得门外那个火烧一样的Alpha能容忍别人来标记了自己的人?”

       “那你说怎么办!”

       “二次标记。”Alpha医生斩钉截铁。

       “可是这种方法对患者的身体损耗是太大了,按目前有记录的样本研究,经过二次标记的Omega,别说之前身体就不好的,身体强健的也变得羸弱多病,而且会处于极易被诱发发情期的状态,基本只能和人群隔离生存!”一个已婚的Omega医生激烈的反对。

        “那我们就让门外的Alpha挑吧。”Beta医生站起来。

        荣石差点儿把两份知情同意书都扔到医生脸上,差点儿。

       “还有第三种方法。”明诚举着的手机里映出凌远的脸,“全身血液透析,过滤出所有的信息素。”

       “你是什么人,胡说八道什么呢?”年轻的Alpha医生不屑

       “那是凌远,凌远你都不认识?”身后一个年长的Beta医生小声提醒,Alpha医生脸色变得尴尬。

       “我想,第一院应该有设备和能力完成这样的透析治疗吧?”明楼的语气里没有疑问的意思。

       “可是!”Alpha医生突然大声说,“信息素过滤是不能分辨AO性状的,这样的过滤等于是让患者体内充满了Beta血。作为一个男性Omega,这样的情况下很可能导致脆弱的Omega器官的死亡!”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一惊。

        凌远却意外的平静:“这确实是需要考虑到的风险。但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方案更有利于这位患者的身体情况,而且可以保证今后的生活质量。”

       “荣先生!这么做很可能让患者彻底变成一个Beta。而且就算侥幸成功了,患者也会变得很难发情和受孕!”Alpha医生提高了声调。

       “安静!这里是医院!”荣石的声音不大,却带着阴沉,“凌远,你的方案能保证一霖的身体吗?”

       “除了Omega的性征问题,其他都可以保证。”

       “那就采取凌远的方案。”荣石看看另一边一脸惊诧的其他医生,“我是不是还需要签什么知情书?”最先动起来的是那个Omega医生,其他人才陆续反应过来,开始安排。只有那个Alpha医生还愣在那里:“荣先生,你知道你的决定代表了什么吗?他可是个Omega!您完全有能力对他进行二次标记……!”火焰一样的信息素疯狂烧过,Alpha医生膝盖一软坐在地上。荣石径直从他身边走过,仿佛他不存在。

        

        汪满春好像是真的疯了。他拖着废掉的双腿和一只手在地牢里爬行,嚎叫。明台两天前离开后就没再出现,除了每天定时有人来扔进几个馒头,这个地方就像是与世隔绝了。

        王天风的出现让汪满春显露出一瞬间的疑惑。

       “行啦,你也别装了。”王天风坐在刚刚搬来的椅子上,“一个能用一把餐刀挖了自己的腺体的人是不会因为两条腿就疯了的。”汪满春突然就不再爬动了,他翻了个身,挪到墙角靠住,眼神依旧疯狂却隐隐得透出一丝理智。

       “王天风,你现在搀和进来是落井下石么?”

       “当然不是。”王天风笑了,“我是来谢谢你的。”

       “谢我?”

       “你不知道,我当初是用什么换的你家的消息。说真的,卖家那边我一直没能把尾款截了,烦啊。”

        汪满春眼神亮了起来:“你要多少钱?只要你帮我出去,我能弄到钱!”

      “你觉得我缺的是钱?”王天风站起来蹲到汪满春面前,“明楼就是太妇人之仁,非要把你送到监狱去。你这公开入狱的,我想把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来有多难,你知道吗?”

       “可我现在已经是死人了!你帮我出去,没人会知道!”

       “没错!”王天风一拍手,“所以,我才要谢谢你啊。省了我多大的功夫啊。”

       “那!那你会帮我?”汪满春伸出唯一完好的手想去抓王天风的手臂,被飞快的闪开。王天风不再看汪满春,站起身向身后人示意。立刻有人上前,开始为汪满春换上连身服,汪满春扭动着身体喊:“王天风!你只要把我送出国,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王天风本已迈出去的腿又退了回来,他走到已经被束缚衣困住只剩脑袋自由的汪满春面前,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个名字:“XH”

        汪满春的表情先是僵硬,紧接着变得惨白,全身抖如筛糠一般:“不,不……不要……不要把我送给他!王天风!!你回来!!!啊啊!!!”

        王天风干脆的迈出那个小房间,大步离开,徒留下身后汪满春绝望的叫喊:“不!!你们放开我!!!……不!送我回监狱!……不!放开我!!!杀了我!杀了我吧……”


tbc...

=+=+=+=+=+=+=+=+=+=+=+=+=+=+=+=

有没有人发现,我在开头暗矬矬的该了主CP顺序?

另外,距离完结只有一步之遥了……

会有番外吗?

会有番外吧……

呵呵呵……

习惯性求聊天……

评论 ( 32 )
热度 ( 52 )

© 脑洞孵化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