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孵化器

这里是我用来孵化脑洞的地方……
没错,下面的就是我一个个美丽的可爱的小脑洞的~~~
因为是脑洞
所以它们会长成神马样子谁也不知道……

15~17 论<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和<天上掉馅饼了>【ABO】

架空现代AU

楼诚   荣许  台丽


嗷嗷,我是个一被夸就翘尾巴的家伙!因为被夸了!所以来玩命儿更新!、

=+=+=+=+=+=+=+=+=+=+=+=+=+=+=+

15

        飞机在空中平稳的飞行了好一阵,荣石才小心翼翼的揭开一条眼缝偷瞄过去。天知道他听到那一声哀叫时,身体比脑子先动,就伸出了手去。等他想起来之前许一霖的抗拒,已经晚了。当时他紧张的耳鼓砰砰直响,生怕许一霖抽出手,可掌心下的手没动,一动都没动,荣石也就更不敢动了。直到手臂开始觉得僵硬发抖,再也撑不下去了,荣石才偷瞄过来。哪想到,许一霖扭着肩膀歪着头,小心的护着那两只交叠的手,睡着了。

        荣石舍不得放开,又着实撑不住这姿势,纠结了好一阵子,干脆小心的站起来靠着许一霖的座椅坐到了地上,闭着眼睛假寐。索杰偷瞄了一眼,暗暗感叹,也真难为自家大少爷做着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居然还能保持一只手一直稳定不移分毫。

        许一霖睡得并不安稳,多日不见的噩梦疯狂来袭。先是母亲惨白的手怎么也抓不住消失在虚空里,接着是冰冷刺骨的冰水冲刷过他全身,父亲不顾他在牢笼里的哭号数着钱踱步而去,黑暗从四周压过来,压得他无法喘息,然后……然后是荣石,温暖的笑着向他伸出了手,他犹豫了那么一秒,就一秒,荣石就收回了手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他拼了命的想追却无论如何也卖不动步子……身体急速下坠,不!许一霖从梦中惊醒,狠狠的抓住覆着自己的那只手。

        飞机下降遇到一点儿气流,第一次下沉荣石就睁了眼,第二次下沉就感到手上猛的一紧,抬头见许一霖脸色惨白,呼吸沉重,眼神涣散着没有焦距,荣石也顾不得别的翻身而起就把许一霖抱进怀里:“没事,没事的!只是在下降,没事没事。”

        飞机还在持续下降,犹如过山车般的失重感反复袭来,每一次许一霖都更紧的抓着荣石。荣石虽然知道这只是普通的颠簸,却无计可施,只能尽量用信息素把许一霖包裹得更严,努力安抚。等飞机终于沉重的接触到大地时,剧烈的一震让许一霖也跟着猛颤,荣石怕许一霖拳握太紧抓伤到自己,干脆把他的两只手都抓在手里,从背后交握着紧紧搂住:“好了,着陆了,我们到地面了。一霖,我们降落了,不要怕了。”

         此时地面上已然是大雪,也多亏了机长果断才抢在大雪之前落了地。飞机又滑行了很长一段,直接进入了临时机库。索杰和荣意也不打扰后面的两人,自顾自的收拾好就出了机舱。许一霖此时才刚刚缓醒,明白过来已经不在梦中也没有颠簸,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荣石感觉怀里的人放松了,终于松下一口气。又想起自己这样许一霖并不一定愿意,害怕的时候也就算了,现在不怕了也该放开了。想着,手上力道就松了,虽然万般不舍,可他荣石从来不强人所难。

        许一霖缓过来就感觉背后温暖,身前双手都被牢牢的捉着压在胸口,明明是被禁锢的姿势,却只因为环绕周身的熟悉味道就觉得舒适安全。荣石到底还是关心自己,他是不是可以厚着脸皮认为,荣石并没有生他的气?心放下了,身体也就更放松的往身后的怀里靠过去,可这安全才刚刚感受了一会儿,身前的手就松了,身后的人也像是要离开。

        别走!许一霖飞快的反抓住那双手。别讨厌我,别离开,留下来。想说出来,又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只能牢牢的抓着那双手不松开。

       “……一,一霖?”荣石心跳要过速了,一霖这意思是不是说,他信我了?不生气了?荣石想问,又怕听不到希冀的答案而不敢问,于是就那么坐着任由怀里的人抓着自己的手。

        索杰在机下安顿好了一切,车子也开到了扶梯下,却迟迟不见两个人下来。想着别是又生了什么变化,匆匆上来找人,就看到两个人跟叠在一起的两只勺子似的一动不动。

       “咳!”索杰干咳的一声,“荣少,我们还是先回去吧。马上要卸货了,会很嘈杂。”

       “一,一霖,我们先…先下去?”

        许一霖也明白总不能一直窝在飞机上不动,看荣石似乎也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就稍稍松了手,想着先拉住一只应该也是可以的。可刚要起身,膝盖一酸,痛麻感串着从脚底一直延伸到大腿根。一路在飞机上许一霖本就姿势别扭,等快降落了更是紧绷着全身,腿早就压的没有知觉而不自知。现在一起身,血流回涌,整条腿都针扎似的疼,哪还走得了半步?

        他这一跌把荣石吓得不轻,以为是刚才颠簸伤到了哪里:“一霖?!你,你哪里疼?骨头还是关…关节?”

        许一霖红着脸小声嘟囔了好几次荣石才勉强听清了腿麻两个字。还好,不是受伤,只是腿麻:“那……那我抱,抱你下去?就只……只下去到车,车里!”看许一霖没反对,荣石小心的把人捞起来。许一霖腿还麻着,这一抱又轻轻哼了一声,双手圈了荣石的脖子。荣石像是没听到没感觉,迈开腿飞快的往舱口走。

        索杰几乎感觉自己头上有实质化的四条黑线。大少爷啊,您那死绷着的一张脸,知道的是您忍的辛苦,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怀里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呢。

        

16

        圣诞将至,荣家上下鸡飞狗跳。这其实也是往年圣诞前的常态。每年圣诞,荣石会让家中兄弟伙计都聚到一起开一场盛大的晚宴。前半截是信教的兄弟们规矩的唱圣歌,顺便传个道布个教,只是这许多年也没见能发展出几个教徒来。后半截是全体大狂欢,上衣与裤子同舞,酒肉与蛋糕齐飞,那是肯定的。而这也是一年里唯一一次荣家这近乎军事化管理制度下唯一的放纵。都是些年轻力壮正当时的青年,反正有索杰看着出不了大事,荣石也就随他们闹去。也因此,这每年的晚宴准备那是人人都热情高涨积极主动,鸡飞狗跳也就在所难免。今年又不同于往日,闹腾层次更上一级。原因无他,荣意突然奇想要弄什么咖啡馆圣诞特别礼盒促销。

        按荣石的意思,就挑挑各种咖啡豆做个综合包,再搞个抽奖什么的就行了。可荣意偏偏不干,拉着小五和耿宇想了七八种方案都不满意,直折腾得小五叫苦不迭。荣石几次看到都笑骂,真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也就耿宇的性子还能忍得了你。荣意也不气馁,时间越是紧迫越是斗志昂扬。这脑筋动着动着,都动到了许一霖身上。

        许一霖自从那天被荣石抱下飞机,一路抱进车里,到车子停进荣家车库都没松开过手,最后还是迫不得已要换衣服才不得不放开手指。见荣石刚一转身,就又急着伸手抓住,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愣是说不出一个音。荣石也不赶他,就那么让他抓着,静静等他。最后好不容易许一霖才把“我错了”三个字挤出来。荣石只是微笑,小心翼翼的吻了吻许一霖的额头:“你没有错,错的是我,只要你肯原谅我就好。”许一霖当下急着用力点头,看荣石依旧只是浅浅的笑,以为荣石不信,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把自己的嘴唇送了过去直接贴上荣石的。那一晚,许一霖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当了一晚上鸵鸟,荣石的书房彻夜亮灯脚步声响到了日出。

        荣意和荣树把这件事称之为K分水岭,标志着荣家进入了新时代,大哥荣石不结巴了!不,其实不止如此。荣石固定每日在家吃完早饭才出门,隔天必然回家午饭,晚饭前半小时准时在门口停车熄火。荣意表示打自己记事以来,哥哥的作息都没这么规律过。只是这都回家十几天了,荣石和许一霖除了那意外一吻,毫无发展。依旧是见面互相看着笑,吃饭互相布菜,早晨许一霖送人到门口,傍晚又在客厅等着,闪瞎了一众单身兄弟的眼。可到最后,两人居然就那么互道晚安,各回各屋,各睡各的。荣氏的单身狗们都快要被逼得发展出爱护视力珍惜资源互助小组了!

        这方面荣意倒意外的不急。一来荣意见过许一霖如惊弓之鸟的样子,才过了不到一个月,现下的坦然从容大半还是装出来的。二来荣石多次授意让荣意和荣树一起陪许一霖出门,多让许一霖见见平等寻常的两性关系。自信心和自我认同实在不是一时就能培养出来的,好在许一霖也是知书懂理有头脑的人,这十几日下来见的多了,听的多了,也渐渐不再以自己的Omega身份为耻。加上为了调养许一霖的身体,荣石快要把补药房都搬回家,原本单薄的身体也开始有了底气,腰背挺直了,身高就显了出来,自然的带出了点儿贵气。

        就是这点儿贵气让荣意想起许一霖原本是胭脂水粉坊的少东家。当初就是自己央哥哥去买口红,结果口红没买回来,倒捡回个人来。如今这少东家就在身边,没道理放过的啊。许一霖听荣意说想要一支独一无二的口红,琢磨着闲来也无事,荣石根本不给他事做,还不如借此弄点儿原料回来,自己的手艺在荣家也没什么用处,让荣意开开心,顺便也给荣石荣树调一点儿发油,总好过那些味道难闻的发胶什么的。

        许家胭脂坊能传承三代不是没有道理的,许一霖用了半天调了一小盒,荣意随手在唇上点了点,就赶着去了咖啡馆。第二天荣意的手机差点儿爆掉,全是私信问她口红牌子色号的。荣意瞬间眼睛就亮了,这才是最棒的圣诞礼盒啊!当下小手一挥,让耿宇按着许一霖开的单子多多买材料回来,自己彻夜赶工把宣传广告做了出来,又盯着荣树做好了展牌灯箱摆在了咖啡馆门口。

        等荣石知道的时候,许一霖已经在咖啡馆的楼上摆开了工作台,浓浓淡淡的各种红色晃得荣石觉得自己要色盲了。原本荣石并不想许一霖这么辛苦,圣诞节临近,就算是抽奖的礼盒,许一霖一天也得坐上四五个小时。可看着许一霖认真专注的样子,把初调的香膏递到自己面前时自信的笑容,拒绝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荣石往咖啡馆跑的更勤了,可架不住年末将至,忙得不行,常常是分身乏术。最后还是把耿宇摁在了咖啡厅,让他一直盯到圣诞活动结束。弄的小五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还伤心了好几天。

        饶着有耿宇压阵,圣诞节当天还是出了事。荣石一天都为晚上的晚宴忙,天都黑了才回家。一进家门就看到荣意正手舞足蹈的表演今天许一霖如何在咖啡厅气震全场。荣石听的满心都是羡慕嫉妒恨,自己就今天忙,没去咖啡厅,结果就没看到!一想到一霖坐在场子正中抬着下巴闲闲的来那么一句:我就是容不得别人欺负我妹妹。……荣石觉得自己非常非常不好了!

        至于后来荣石怎么圣诞节后连着三天休“圣诞假”,连着三天都没人见到许一霖的面。荣意怎么连着三天四处搜索各种专用于标记后调养的药方。索杰怎么忙得连荣树都没放过。第四天荣石又是怎么抱着许一霖下楼吃饭,温室看花,许一霖整天脚就没粘过地。第五天荣意怎么发现许一霖居然只是被临时标记翻了一整天的白眼后,又急着去查男性Omega标记一百问什么的……都是后话了。

        荣石圣诞后上班第一天,随手翻着简报。“百年明氏翻滔天巨浪”的标题,明晃晃的刺进荣石的眼里。


17

        下午两点,阳光正好,明台窝在敞篷跑车里,两条长腿横斜过前排座椅架在车门上,闭着眼睛,晃着脑袋,似乎是跟着耳机里的音乐哼着歌,那幅富二代不学无术,但少爷我就是有钱的得瑟样子啊……行色匆匆路过的白领们不时的投来或蔑视或羡慕的目光。倘使有人肯稍微慢下几步就能发现,看似交握放在腰腹的双手,其实是左手抓着右手,右手掐着左手,较劲得掌骨绷直。

        明楼坐在汪氏的会客厅里,皱着眉看着手机画面上的明台,哧了一声:“半吊子!致命训练营越来越糊弄事儿了!”

       “大哥,你就不要太苛刻了。”明诚的声音从隐藏式耳机里传来,“明台这也是关心则乱。那可是人家追了半年多的Omega呢。”

       “我都追你十几年了,也没见你紧张过我啊?”明楼压低声音。

       “大哥,这个笑话您也说了十几年了,笑点都没了!”明诚的声音轻松愉悦,明楼甚至能想象他此时应该是稍微眯起了眼睛,勾着嘴角轻笑。

       “哎……我是真没开玩笑啊。”明楼的语气和表情完全脱节,紧皱着眉站起身,状似烦躁的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遥望着远远矗立的明氏大厦。

       “大哥,坐回去!你站的位置超出监控画面了!”明诚敲着手里的键盘腹诽,还有脸说明台,自己没事儿瞎溜达什么!这边明楼刚刚坐回位置,另一个频道就响了起来。

       “锦瑟就位。可以连通。”女声干净的从频道里传来,丝毫不见杂音。明台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就响起来:“连通完毕。”屏幕上数个进度条同时开始读取,明诚手下飞快,一串串代码闪过,还抽空开了耳机通讯:“这回不用到春节,明台就是千万身家了。”

       “这王天风还是有两把刷子。”

       “大哥,你怎么就不能夸明台一句呢?”明诚摇着头无奈,眼睛撇过另一边的监控画面,“硕鼠回巢。锦瑟尚未抽丝。”

        明楼关了手机画面站起身,大步走到门口,猛得拉开门直奔正匆匆而来的人:“汪满春!你不要欺人太甚!”

       “哟,明总裁。怎么今天一个人啊?阿诚助理去了哪里?”汪满春本来神色有几分焦急,但看着明楼色厉内荏的样子,立刻停了脚步,能蔑视明楼的机会,那简直是千载难逢啊!

       “锦瑟抽丝倒数15秒,14,13,12……”明诚的声音在耳机里冷静的响起,明楼本来声色俱厉的脸在汪满春的注视下慢慢变了颜色,不甘愤恨懊恼瞬时在眼中闪过:“我已经等了汪经理40分钟了!”

       “忙啊!我一个小经理,哪有明总裁那么多时间?”汪满春盯着明楼的脸,不错眼珠的看着这张永远高高在上的面孔浮现出受辱的尴尬表情,“或许……我要是也有阿诚这么个能干的Omega……嗯?哈哈!”明楼开始发白的脸色让汪满春无比享受,要不是身后的人催促他,他还要再多享受一会儿。不过算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把这张曾经对自己不屑一顾的脸踩在脚下。

        明诚看着一边的监视器里汪满春志得意满得甩开明楼大步往主机房走,另一边一个身材妖娆的娇小姑娘已经出了汪氏大门,低着头抱着肩膀,显然被什么困扰着神色凌乱,才跌跌撞撞走出没多少就一头撞上晃荡着腿从敞篷车里翻出的明台。明台的墨镜被撞掉在地上刚好又被姑娘踩了一脚。

       “哎哎?你走路不看路的啊?”

       “对……对不起。先生……我身体不舒服……请您……啊!”

        明诚挑了挑眉,明台这信息素放得可是实打实啊,周围腿软了七八个,那姑娘离得近,已经彻底软在明台怀里了。

       “哎哟,好香啊。正好少爷我今天闲来无事,就做做好事帮帮你吧。”

       “不……先生……啊……”姑娘似乎是彻底被明台的信息素迷晕了过去,被明台一把捞起膝弯放进车里。明台急吼吼的窜上驾驶座,敞篷车的电动车棚还没完全闭合就启动了车子,扬长而去,通讯频道里嘎拉拉最后响了几声:“……够了啊!快把你呛人的信息素收了!”

       哟,居然完全不受明台的信息素影响,这王天风手下的Omega都能训练得这么强悍了?明诚疑虑在心里滚了一下,手上倒是迅速的收线,几条进度条都已经读完自动关闭。抬头看看监视器里,明楼挥舞着手臂摔了咖啡杯愤然离去,自己也跟着起身整理衣服,下面才是最有效的一击。

       “蛇蝎离巢,青瓷可以脱手。”明诚说完,手指悬在按钮上等待着。

        好一会儿才传来明楼的声音:“允许脱手……万事小心。”

        咔哒一声,按钮按下。汪氏主机房骤然响起尖利的报警声,明诚飞快但无序的乱扯通讯车内的各种联线,不时有火花闪出,昂贵的设备被牵连倒落,发出破裂声。30秒不到,车门被暴力打开,荷枪实弹的一队保全人员冲上来,压住还要挣扎的明诚,一针镇静剂扎下去,反铐双手,黑袋套头,极快的拖着已经失去意识的人又快速的从侧门退回了汪氏大楼……


        转天,娱乐头条风云变色。明氏小少爷在汪氏门前当街拐带Omega的各种照片视频几乎轰炸了各大网站的娱乐头条。明氏公关部忙的焦头烂额,执行总裁明楼却保持缄默不予回应,明氏股票一度下跌,更有人拍到了董事长明镜痛骂明台至晕倒的模糊照片。一时间沸沸扬扬,明氏从如日中天转瞬成了风雨飘摇。而这时,距离跨年,还有三天。


=+=+=+=+=+=+=+=+=+=+=+=+=+=+=+

我真是偏心偏到姥姥家去了!!!

大哥,阿诚哥,我错了!我这就去码你俩的番外!

请大家不要打我,请大家记得明家上下都是影帝!

顺便一说,你们猜明台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

【另外觉得自己又写成流水账了……但流水账好过坑,是不是!QvQ】

最后习惯性求校对,求吐槽……

        

        


评论 ( 24 )
热度 ( 97 )

© 脑洞孵化器 | Powered by LOFTER